Tel:400-0411-939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当前页面: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企业新闻
2018年铬矿市场回顾与2019年市场展望
时间:2019.01.07

       经历了2017年的惊心动魄之后,2018年低迷的市场行情,使得铬系业界人士怨声载道,直言无法盈利难以生存。18年一路走来,低迷的行情越演越烈,铬矿市场陷入混沌的局面,贸易商更是举步维艰。尤其是18年2季度开始,美元汇率走势越发强劲,人民币开始持续贬值,铬矿贸易商承受压力倍增。不论是南非系还是主流系铬矿同时大幅走跌,铬矿贸易商几乎全线陷入亏损。虽然国内铬矿价格频频走跌,然而全国主要港口铬矿库存却大幅增加,自4月突破300万吨大关之后,港口库存持续增加,8月底甚至高达383万吨,达历史最高值。业内人士对后市多持消极态度,铬矿贸易商也开始流失。
一、2018年铬矿市场回顾
1.铬矿现货价格 
       根据网站18年铬矿几大主流铬矿现货价格的统计可以看出,年初受到工厂集中采购的刺激,价格出现小幅上涨,其中南非铬精矿作为中国合金工厂使用量最大的原料,今年40-42%南非粉现货价格,最高达到43元/吨度,但截止目前42%南非粉现货价格在31元吨度左右,下调幅度达12元/吨度。
       进入3月,因下游铬铁价格持续走跌,铬矿现货价格开始走软,加之国内港口库存持续上涨,铬矿现货价格难以抬头,持续了长达半年的小幅走跌,即便7月国内主流钢厂高碳铬铁招标价格大幅上调700元/50基吨,工厂生产利润空间增大,铬矿现货价格也表现出上涨乏力的状态。
       上半年铬矿现货价格基本处于下行趋势,部分业内人士对后市持消极态度,铬矿进口商家也无意采购期货,6月底至7月份,国内期货订购几乎处于“断档”状态,直到9月底因期货采购断档,港口库存得到消耗,下游工厂双节备货,铬矿现货价格才出现了小幅度的上调,南非系上调幅度仅有2元/吨度左右,主流系由于近年来工厂不断调整生产配方,减少铬矿块的使用比例,导致主流铬矿块进口量锐减,港口贸易货难寻,此轮上涨幅度达5元/吨度左右。
       南北方铬矿现货价格差异较大,主要还是由于南方港口现货库存几乎均为合金工厂自有货物,贸易量屈指可数,尤其是主流块出现缺口的现象,因此工厂想补仓难度增加,铬矿现货价差也逐渐增加
       进入4季度,主要港口铬矿现货库存重回“2”字头,港口铬矿贸易商也多无资金压力,无意低价抛货,尤其是主流块矿商家,港口贸易量较少,多数矿商本身所持货量也不大,因此铬矿现货价格得以维稳运行。
2.铬矿期货价格 
       18年铬矿期货价格基本与现货价格维持统一走势。1季度末,国内现货成交困难,铬矿价格开始走跌,因此不论是工厂还是进口商都推迟采购计划或者减少期货采购,铬矿外商压力增加,铬矿期货价格受到影响,特别是中美贸易战之后,美元汇率走势强劲,国内铬矿进口压力增加,2季度末,国内铬矿进口处于“断档”状态,前期铬矿期货大量采购,现货成交困难导致国内主要港口铬矿库存“突飞猛进”,2季度铬矿库存基本维持在350万吨的高位,因此不论是工厂亦或是进口商都基本暂停采购铬矿期货,供应商为了迎合国内市场,只能频频下调矿价以促成交。直到3季度,国内港口库存得到消耗,国内需求增加,采购支撑铬矿价格小幅回调,但由于国内终端不锈钢市场持续低迷,铬铁零售价格持续走跌,铬矿现货成交困难,期货价格也只能被迫下调。进入4季度国内铬矿现货价格开始止跌,铬矿期货价格也获得支撑开始平稳运行,其中土耳其进入冬季之后,铬矿开采力度大幅下降,期货备货周期延长,即使国内期货询盘量一直不大,但也难以压制国外供应商拉涨矿价的积极情绪,期货报价上调5美元/吨CIF。
       美元的强劲走势使国内贸易商期货采购压力倍增,但南非兰特贬值却给予南非铬矿供应商莫大的支撑。8月份之前兰特一直处于相对稳定状态,进入8月,兰特开始处于贬值状态,尤其是8月中旬美元兑南非兰特一度跳涨10%,至2016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换言之,对于南非铬矿供应商而言,因为兰特贬值的巨大贡献,南非40-42%精矿期货价格从180美元/吨(CIF)降至160美元/吨(CIF),南非当地出口商并未受到十分明显的负面影响,承担的亏损也不大。这也是此轮南非铬矿外商价格妥协之快的一个主要原因。
       就目前中国铬系市场的现状而言,港口主流系铬矿现货虽然少,但工厂及铬矿贸易商却也并没有加大进口量。如进口量一直位居第2位的土耳其,2017年1-11月累计进口107.19万吨,2018年1-11月累计进口为85.69万吨,同比减少20.06%(21.5万吨)。现货市场,几大铬矿现货港口,主流块成交量及成交密集度都不高。国内市场需求疲软,虽然铬矿外商尽可能控制供应量,但依旧不能阻止期货价格下调。上半年主流系价格整体呈下行趋势,如土耳其40-42%块矿自3月份335美元/吨(CIF)开始,到6月底的265美元/吨(CIF)累计下调高达70美元/吨(CIF),如此快速大幅度的价格走跌,导致不论是工厂亦或是贸易商更无意大量定制主流系铬矿期货,唯恐价格继续走跌,从而导致主流系国家供应量减少,即便如此也未能减缓期货下滑趋势,下半年几大主流国家铬矿期货价格还是呈现下跌趋势。直至年底,国内现货价格企稳,期货价格才得以维稳运行,但截止目前土耳其40-42%块矿价格在225美元/吨(CIF)左右,18年累计下调幅度仍超过100美元/吨(CIF)。
3.铬矿进口量 
       据海关数据统计,2018年1-11月累计铬矿进口量为:1308.94万吨,平均每月进口量109.08万吨,同比增加3.42%(2017年1-11月进口量为:1265.97万吨)。目前预计12月进口量为115万吨左右,即18年全面总进口量为1424万吨,再创历史新高。
从统计图可以明显看出,18年上半年铬矿单月通关量多数时候都处于高位,单月最高达到155万吨。主要原因:2017年底铬矿迎来上涨,加之18年春节大假之后,国内工厂采购集中释放,现货持续上调,激发合金工厂及铬矿贸易商超高操作激情,操作量剧增,铬矿通关量大幅增加,港口的平静、长时间未有成交反馈更多只是表现为铬矿贸易商。
2018年铬矿进口仍然以南非系为主,1-11月南非系铬矿进口量为:995.52万吨,占进口总量的76.06%,铬铁工厂生产不断调整其生产配比,主要以南非系铬矿为主,主流铬矿使用比较逐渐下降。铬矿进口主要以铬铁工厂自主进口(或者开证公司)为主,真正作为铬矿贸易商操作的企业已经屈指可数,港口贸易铬矿量逐渐减少。

4.铬矿现货库存 
       从网站统计可以看出,今年1-8月铬矿库存处于持续上涨的趋势,按照国内工厂生产量来看,即使下游合金工厂整体开工情况良好,但由于铬矿进口量一直大于铬矿消耗量,港口库存也未能得到有效消耗。其中8月底全国主要港口铬矿库存甚至高达383万吨,创历史新高。直到9月份铬矿进口量仅为85万吨,国内铬矿到港量减少,加之工厂积极为“双节”备货,国内主要港口铬矿库存得到快速消耗,铬矿港口库存才重回“2”字头。
       铬矿现货库存实际就是一把双刃剑:低位库存有助于铬矿价格,但加大合金工厂采购难度,话语权导向铬矿供应商;高位库存利空铬矿价格,下游工厂更容易掌握主导权,不会轻易被供应商牵着鼻子走。合理的库存才能最好发挥蓄水池功能,利于铬矿价格平稳,市场健康发展。
       内蒙地区作为国内最大铬铁生产基地,大型合金工厂自主进货大量进天津港,致使天津港铬矿吞吐量增加,加之天津港至内蒙的汽运也为工厂节约不少成本,从而造就了天津港的地位,目前天津港铬矿库存维持在150-200万吨之间。曾经的连云港、上海港却由于工厂辐射范围逐渐减少,工厂铬矿采购转换,港口库存仅维持在20-30万吨左右。南方港口以往一直以湛江港为主,但由于湖南、贵州、广西等地工厂为节约运输成本以及港口费用,增加了对钦州港的库存装卸,导致目前钦州港库存在40-60万吨之间,湛江港目前仅有几万吨的铬矿库存,港口库存差异越发明显。
5.铬矿消耗量
       据网站统计,2018年中国铬系市场高碳铬铁总产量为527.27万吨,其中内蒙地区为281.34万吨,高铬总产量同比2017年增加33.75万吨(2017年为493.52万吨)。因此18年用于国产高铬生产铬矿消耗总量为1180.42万吨,同比增加73.91万吨。
       18年全年国内低微铬铁生产总量为54.9万吨,铬矿消耗量为82.35万吨。
       按照每月最大值为7万吨,18年铸造、耐火、铸造铬矿消耗约为84万吨。18年铬矿总消耗量约为1346.77万吨,即112万吨/月以上。铬矿高销量一直是铬矿期货供应积极心态的有利支撑,矿商往往能挺价成功也是基于铬矿高销量。因此铬矿价格最终还是由供需基本面决定。
 二、2019年铬矿市场展望
       首先就目前铬矿价格来看,铬矿内外盘价格均处于较低水平,随着国外矿商开采费用增加,铬矿期货成本也相应增加,期货价格下调空间势必减少,加之国内铬铁工厂开工率不断增加,铬矿刚性需求不断扩大,铬矿供应商对国内铬系市场抱有乐观积极的心态,因此更加不会轻易大幅下调期货价格。大型不锈钢厂有过16年的经验之后,势必不会再出现国内工厂大面积停产的情况,下游整体开工情况将维持现有水平,铬矿现货价格有了上下游的支撑,大幅下调可能性较小,但因贸易战的影响,国内宏观经济短期难有改善,因此铬矿价格大幅拉涨也较困难。
       南非系铬矿的地位将难以撼动,随着工厂不断调整生产配方,主流系的使用量逐渐减少,而且越来越多的非主流国家铬矿的进入,所谓的主流系界定将越来越模糊,性价比将成为各方竞争最有力的因素。
       其次则是铬矿进口量方面,18年铬矿进口总量预计约1420万吨左右,其中南非系占75%以上。从进口量排名不难看出,越来越多的进口量维持在合金工厂手中,19年无疑也将延续此种状况,不论铬矿贸易商操作难度是否增加,铬矿市场贸易量是否减少,工厂都将维持稳定的进口量,因为这样对于工厂来说即可保证生产供应可以持续发展,又可避免铬矿供应商漫天要价,导致成本不可控。
       再则消耗量来看,19年铬矿消耗量将依旧维持高位。虽然环保或将引发部分落后产能减产甚至停产,但由于新增产能的不断投入,高铬总产量应该依旧维持高位,铬矿消耗量自然水涨船高。
       供应量方面,期货价格受到国内铬系市场的影响,难以出现爆发性行情,因此铬矿山及期货供应不会选择放量开采或者供应,整体供应量应该是匹配中国铬系市场消耗量。
       消耗量居于高位水平,工厂维持稳定进口量,铬矿期货采购形成固定采购周期,那么铬矿现货港口库存也将难以出现较大变化。笔者认为全国主要港口铬矿库存将维持在250-300万吨区间。
       总而言之,19年铬系市场,虽然操作难度依旧较大,但市场稳定性较强。目前铬系市场行情难有大涨大跌,但贸易市场的唯一真理:供需决定市场,铬矿刚性消耗大量存在,铬矿商家就一定有操作机会。
三、2018年铬矿市场大事件回顾
5000亿的大目标:山东日照规划先进钢铁制造基地
       山东省日照市将继续发挥沿海的钢铁产业成本优势,规划钢铁及配套产业园,目标是全力打造5000亿级“先进钢铁制造基地”。
2018年钢铁企业重组或将再次开启
       在去年获得优异表现后,2018年,钢铁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又有了新的提升。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近日发文强调,2018年要继续坚定不移抓好钢铁去产能工作,力争提前完成“十三五”去产能的上限目标,严禁以任何理由新增钢铁产能。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钢铁行业实现完全去产能1.15亿吨,已经超过了钢铁五年去产能1亿吨的底线,距离“十三五”1.5亿吨的上限目标,还剩几千万吨的规模。
明拓集团一期80万吨铁素体不锈钢项目立项
       据包头综合广播报道,明拓集团160万吨/年稀土铁素体不锈钢项目,目前一期80万吨铁素体不锈钢项目立项手续已完成。该项目总投资60亿元。项目全部完成后可新增产值120亿元,利税12亿元,形成“铬矿—高碳铬铁—不锈钢”的产业链。
Tharisa铬精矿生产扩产计划
       Tharisa作为南非铬矿几大主流供应商之一,一直以供应南非铬精矿为主。据悉,Tharisa计划新建两个铬精矿生产项目:the Vulcan plant and the Apollo Chrome and PGM plant。The Vulcan plant耗资3亿兰特,产能38万吨/年;The Apollo Chrome and PGM plant,同样耗资3亿兰特,产能18万吨/年。即2020年,Tharisa铬精矿生产旨在达到200万吨的年产量。
全球最大不锈钢企青山钢铁2017年成绩单:不锈钢粗钢产量同比增长28%至748万吨
       来自青山钢铁董事局2017年度年终总结大会传递出的消息,青山钢铁集团2017年实现销售收入1615亿元人民币,折合美元256.48亿美元,超过2017年世界排名第429位的艾伯维公司(256.38亿美元),有望跨入世界500强俱乐部,至少已经非常接近世界500强俱乐部的大门。
印尼成为全球五大钢铁进口国之一
       据印尼《雅加达邮报》2月8日报道,印尼钢铁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印尼进口钢铁643万吨,占其年钢铁消耗总量的48%;2015年和2016年,印尼分别进口钢铁685万吨和649万吨,为全球五大钢铁进口国之一。
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法令 钢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
       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法令,将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关税将会在15天后生效。
以反贸易战为动力 提高中国钢铁业的国际竞争力
       由于中国处于城市化扩张的过程中,在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市场,巨大而且持续的钢铁需求刺激了钢铁产能的不断膨胀。这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也必然伴随着城市化速度的下降而产能萎缩。但是,中国钢铁产品结构失衡明显,低端钢铁严重过剩,而高端产品则需要大量进口,比如汽车、造船、海洋工程、先进轨道交通、电力装备等领域主要使用进口钢材。这要求中国企业要加快低端过剩产能的出清,将主要力量用于产品创新攻坚。中国企业要将钢铁国际反贸易战作为动力,尽快实现产品结构的调整与升级,提高中国钢铁业的国际竞争力。
进军南非,千万吨级不锈钢生产企业将诞生
       日前,业内被一则题为《中国投资者签署了在南非建立100亿美元冶金综合体的协议》的新闻刷屏,内容提到:
       协议已经签署,综合体目前仍处于规划阶段,计划建造一座不锈钢厂、一座铬铁厂和一座硅锰厂。经济特区计划容纳年产300万吨不锈钢、300万吨铬铁和500,000吨/年硅锰的工厂。投资者希望在3月底之前获批,并开始施工。
青山控股获津巴布韦铁矿开采权
       10月12日消息,津巴布韦矿山和矿业开发部部长WinstonChitando表示,政府已经授予中国青山控股集团(TsingshanGroup)在东马绍纳兰省的奇武地区矿山的铁矿开采权,以便该公司在当地投资建立不锈钢钢厂。
青山钢铁旗下2亿美元Afrochine铬铁项目获津巴布韦内阁批准
       Afrochine Smelting(Pvt)Ltd成立于2012年,是隶属青山集团的子公司,主要从事铬矿开采和冶炼。目前正在Selous建立一座先进的铬铁冶炼厂,第一阶段投资2500万美元,现已完成2 x 16.5MVA冶炼厂的建设,每年可生产5万吨铬铁,且消耗120000公吨铬矿和24000公吨焦炭。第二阶段将投资1亿美元,用于建造四个更大的熔炼炉(4 x25MVA),每年可生产高碳铬铁20万吨。
宝武再出发!600万吨项目开建!
       11月28日,宝钢德盛精品不锈钢绿色产业基地开工庆典在福州罗源湾开发区金港工业区举行开工庆典仪式,标志着宝钢德盛近600万吨产能规划步入新阶段。
南非公布新矿业宪章实施细则
       南非矿业部长戈维德?曼塔什(Gwede Mantashe)日前公布一项长达54页的文件,详细介绍了矿业界按照第三矿业宪章(Mining Charter III)要求必须遵循的过程、程序、格式和模板。9月27日,南非政府公布了社会期待已久的矿业宪章,新宪章对所有权、选矿、采购和供应商开发需求等作了规定。
年产80万吨高碳铬铁、硅锰合金项目落户丰镇市
       该项目由内蒙古王远实业有限公司投资15亿元,建设年产80万吨新材料(其中高碳铬铁40万吨,硅锰合金40万吨)及配套设施、煤气回收综合利用项目,项目占地约600亩,分三期建设。

伯爵彩票2